從未拘泥于攝影

在Frank Horvat十七歲的時候,他認為最困擾他的不是攝影廣義上的哲學意義,而是光圈、焦距這些照相技術,攝影器材的匱乏,以及沒有暗房的苦惱。

神樣的施韋澤

阿爾貝特?施韋澤(Albert Schweitzer 1875年-1965年)是歐洲文明的杰出代表,身上散發著奪目的光彩。施韋澤是管風琴大師、巴赫研究專家、哲學博士、神學博士、醫學博士、諾貝爾和平獎(1952)獲得者。施韋澤在40歲之前在音樂和學術方面已獲得極高的成就,40歲時遠赴非洲,救死扶傷整整50年,最終在非洲在90高齡去世。

亞辰:那時,購書是我學習的重要手段

作為一個攝影師,在不斷成長的過程中會受益于很多,比如:一部電影、一次旅行、一首歌曲、一場經歷等等都可能讓你的照片發生改變,當然,還有一本書。我們會陸續邀請一些名家,談談對他們有過影響的一本書。

鏡頭中的大家① 令人腦洞大開的阿西莫夫

你可能不知道阿西莫夫,也沒有讀過阿西莫夫,但你一定知道人工智能、大數據、機器人、星際旅行這些詞匯,而且此時此刻你一定拿著一部智能手機。沒錯,這些詞匯和概念是阿西莫夫幾十年前灌輸給我們的,至今仍在振動著我們的耳膜。他在上世紀60年代預計到的智能手機已深入到我們的生活當中。

攝影的孤寂旅程

Sergio Larrain(馬格南)是那種具有“決定性瞬間”趨向的攝影家,他持續數十年,在世界各地的記錄性拍攝,體現在作品中,是處處可見的匠心:從瞬間的選擇到構圖上精心構筑的畫面幾何,再到對光影、明暗效果的細膩刻畫,無不如此,其結果就是畫面中常常飽含豐富的“意義”,視覺上耐看、有趣,氛圍上詩意豐沛。

詩意而原生的商業風格

攝影師?Ana?s Kugel?的拍攝風格具有一種仿佛“原生”的清麗詩意范兒:一種修飾而不矯飾,營造而不做作,率性自然而又合乎法度的美感,自畫面緩慢升騰而起。

細節的魔法

年輕的時尚攝影師 Alina Asmus 的作品具有一種運動感,畫面結構和細節的營造非常出色,色彩是簡明清冷的,給人一種輕松無壓力的舒適體驗。

精彩別致的名流肖像

沃森不喜歡自己被定義為時尚攝影師,的確,從他別致而精彩的作品中,你首先感受到的是“攝影師”,其次才或注意到“時尚”。

照片背后的故事:年輕的農民(桑德)

1910年,奧古斯都·桑德(1876-1964年)開始嘗試為身邊的農民系統性地拍攝肖像并使之類別化。這個項目完全由他一人發起和負擔,只得到了德國萊茵蘭地區畫家朋友們的支持。之后,他的《時代的面孔》一書被判違法,在1936年被納粹當局銷毀了部分。但這個雄心勃勃的項目今天被列為攝影“新客觀主義”(The New Objectivity)?最杰出的代表作之一。

愛情的詩與樂

Emin Kuliyev的婚禮攝影作品
攝影/埃明·庫里耶夫(? Emin Kuliyev) 采訪、文/Demi

靈魂深處的優雅

烏克蘭著名攝影師Paul Apal’kin,運用柔和的光線與油畫般的色彩描繪出女性的靈魂之美。他的作品細膩、柔和、古典而優雅,直達靈魂深處。

一種內心的驅動力

出生于意大利的Roversi最初在新聞界發展,后來轉入時尚領域。他是目前巴黎最受人尊重的時尚攝影師之一,這種尊重,除了與眾多頂級時尚品牌和雜志合作,在商業上取得成功之外,更得之于他在影像藝術方面取得的成就。

影像詩:科特茲的鏡頭所見

布列松曾經很文藝地講到安德烈·科特茲(André Kertész:匈牙利著名攝影師):“每當他按下快門時,我似乎能感覺他心跳的聲音。”

與自然安眠 ——Matthieu Soudet的自然主義人體攝影

“我是一個愛恨交加的人,一方面我愛每個純粹的人,但另一方面我又討厭那個作為某種群體和社會的我們。
我愿帶著一顆赤裸和真實的心走進自然,與其相擁而眠。”

優雅的肖像與美麗的人

丹麥人像攝影師Marc Hom經常拍攝明星肖像——一份令人羨慕的工作。當然,拍攝明星其間的甘苦,也是外人不得而知的。我們所能見識的,就是他鏡頭下那些“驚才絕艷”。其風格是優雅的,其視覺效果是極美極美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