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類
人文與紀實

向遠方致意

Harry Gruyaert的作品一方面擁有一種獨特的客觀性,另一方面也體現了視覺上精致的華美。

攝影?/?Harry Gruyaert

人們對“紀實”存在諸多誤解。最顯著的一種,就是只承認自己認同的某種方式,而對其他方式嗤之以鼻。但評價的前提是搞清楚自己的角度和立場,對無法納入自己視野的作品,至少先保持敬而遠之的態度。承認一種多元性,是一切評價的出發點。

但Harry Gruyaert的作品,卻具有一種打通體系之間鴻溝的寬廣性。一方面它們擁有一種獨特的客觀性,與“記錄”的原始含義想去不遠;另一方面,它們體現了視覺上精致的華美,讓最挑剔“唯美傾向者”也無可挑剔。此外,當然還有超出畫面元素之上的意境,從色彩和線條之間浮蕩出來。

Harry Gruyaert的作品擁有宏觀的架構和細節的堆積,這既是有意圖的探索,也是長時間的積累結果。攝影是一件可以類比于旅行的事業,有趣的是,攝影師往往熱衷于旅行。每一張讓你珍視的照片,都是你的雙眸在向遠方致意,就像眺望夢想一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