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類
寫真

一組濃艷格調的寫真

視覺上的趣味本身就是意義

純為了視覺上的新奇有趣,在裝飾和妝容上不忌繁復,不避濃艷,在嚴肅的觀看者一方,這些毫無意義,而在只重視“直給的美”一方,則這些視覺上的趣味本身就是意義。一切都取決于你的態度和視角。沒有對于錯,只有喜歡不喜歡。